您的位置首頁  文化資訊  美食

連踩兩雷 東興證券涉訴超10億

  • 來源:互聯網
  • |
  • 2019-06-17
  • |
  • 0 條評論
  • |
  • |
  • T小字 T大字

  在陷入新光集團8.2億元股票質押糾紛、躺槍中弘股份2.5億元債券違約后,東興證券的“起訴之路”也走得磕磕絆絆。6月15日,東興證券公告稱,因新光集團進入破產重組程序,東興證券與新光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糾紛案件審理中止。同日,另一則公告顯示,東興證券作為債券受托管理人與中弘股份債券違約糾紛因管轄異議相關原因,也被法院駁回起訴,兩起案件涉及訴訟金額合計超過10億元。

  與新光糾紛遭中止

  8.2億元案件未解

  6月15日,東興證券發布《華融證券關于東興證券涉及訴訟進展的受托管理事務臨時報告》(以下簡稱“公告一”)(華融證券為東興證券相關債券的受托管理人,報告內容均來自東興證券相關說明文件等)。公告一顯示,由于新光集團已進入破產重整程序,東興證券與虞云新、周曉光以及新光控股集團關于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糾紛的訴訟案件審理中止,本案涉及費用約8.2億元,其中訴訟本金約7億元,利息、違約金等費用約1.2億元。

  2016年10月,東興證券與虞云新簽署股票質押回購交易相關協議,虞云新將其所持有的新光圓成質押給東興證券,融入初始交易本金人民幣7.5億元,周曉光、新光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承擔連帶保證責任。虞云新未按約定足額償還本金及支付三四季度利息,構成違約。東興證券為維護自身權益,依法向法院提起了訴訟請求。

  據了解,新光集團是上市公司新光圓成的控股股東,新光集團由浙商周曉光、虞云新夫婦共同創辦,早先主營小飾品,后涉足地產、金融等多個行業。值得一提的是,新光集團原本是知名浙江民企,周曉光也曾在2018年憑借330億元的財富成為浙江女首富。但不久之后,新光集團就被質疑出現流動性危機,隨后深陷債務漩渦,雖然采取多種方式化解危機,可是依然無法擺脫困局,直到近日選擇了破產重整,結局令人唏噓。

  股票質押回購風險頻發

  公司償債能力引關注

  隨著本案因新光集團破產重整被中止審理,后續東興證券該如何追償也值得關注。

  “公司破產清算進行資產分配時會有一個理賠順序,比如第一級是員工工資,第二級可能是優先債,第三級是次級債,最后才輪到權益的股權投資者。鑒于破產公司無法回購股票,券商就變成了這個股權投資者,如果經過前幾輪清算分配沒有剩余的錢了,券商也只能承擔這個損失。”首創證券研發部總經理王劍輝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

  關于本次訴訟對公司償債能力的影響,公告一顯示,鑒于訴訟尚未審結,暫無法預計對東興證券本期利潤或期后利潤的具體影響,東興證券目前經營情況正常,財務狀況穩健,各項債券均按期足額付息兌付,未發生違約情況,該訴訟事項目前對發行人業務經營及償債能力無重大影響。東興證券將按照法院相關公告及時向管理人申報債權。

  值得一提的是,從年報數據上看,約8.2億元的訴訟金額不算小數目,直逼東興證券去年全年的凈利潤。根據東興證券2018年年報顯示,公司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33.14億元,同比下降8.77%;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0.08億元,同比下降23.01%。

  事實上,2018年以來,股票質押頻頻爆雷,為此業績受累的券商不在少數。除了東興證券外,還有太平洋證券、興業證券、西部證券、申萬宏源、天風證券、方正證券、中原證券、長江證券等多家券商也紛紛踩雷,涉及的股票包括長生生物、樂視網、美都能源等。

  業內分析人士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股票質押業務的集中增長確實為證券公司創造了業績增長點,但是如果盲目推進,也為后續的風險集中爆發埋下了隱患,約定了時間點必須要回購,而近兩年低迷的市場環境就成為了券商踩雷的“導火線”。

  躺槍中弘股份債券違約

  風控水平待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 6月15日東興證券還披露了關于中弘股份債券違約訴訟相關進展。當日東興證券發布了《華融證券關于東興證券(代債券投資人)涉及訴訟進展的受托管理事務臨時報告》(以下簡稱“公告二”)。公告二顯示,由于中弘股份提出管轄異議,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駁回東興證券的起訴。東興證券不服上述裁定,擬于近期遞交上訴狀,請求二審法院依法撤銷一審裁定,裁定一審法院繼續審理本案。

  據了解,中弘股份作為“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面向合格投資者公開發行公司債券(第一期)”的發行人未能按期履行本金及利息的償付義務,導致本期債券發生實質性違約。東興證券作為債券的受托管理人,代表債券全體持有人發起訴訟,請求法院判令中弘股份償還本期應付的本金2.5億元及相應利息、逾期利息等。不過,該債券對被告的債權權益實際歸屬于債券持有人所有,故本案件的最終訴訟結果由債券持有人實際承受。

  值得關注的是,中弘股份也有過一段頗為輝煌的歷史,該公司成立于2001年,曾是上市房地產的百強公司之一,不過去年底這家公司又多了一個新的標簽——首家因其股價連續20個交易日收盤價低于1元面值而被強制退市公司。

  雖然有市場環境的影響,但一下子踩中了中弘股份和新光集團兩顆惹人矚目的“大雷”也不得不讓市場人士懷疑東興證券的風控水平。北京商報記者就如何追償損失,以及后續如何完善風控管理水平等問題致電東興證券并發去了采訪函,但截至發稿未獲得回復。

  北京商報記者 孟凡霞 馬嫡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友薦云推薦
大乐透胆拖随机选号器